夫妻一方未经另一方许可将大额共同财物赠与第三人,赠与行为无效


夫妻一方未经另一方许可将大额共同财物赠与第三人的,赠与行为无效--杨某某与王某虎等确认合同无效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ffb0a64310f848e2bf212719f46fd202

1、当事人信息:

上诉人(原审被告):王某,男,2015年3月16日出生,汉族,住北京市朝阳区。

上诉人兼王某法定代理人(原审被告):杨某某(王某之母),1980年1月11日出生,汉族,无业,住北京市朝阳区。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张某某,女,1985年5月15日出生,汉族,无业,住北京市通州区。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王某虎,男,1984年8月26日出生,汉族,无业,住北京市通州区。

2、案件事实

2013年3月18日,张某某与王某虎登记结婚,婚后二人于2014年5月21日生育一女。王某虎为多家公司的法定代表人、股东,杨某某从事代办工商登记业务。

2014年上半年,杨某某与王某虎共同出资在安徽省合肥市北城×3幢购买了1101、1104、1105、1106、1107、1108、1109、1110号共计八套写字楼(以下简称涉案八套房屋)。2015年3月16日,杨某某与王某虎生育一子王某(曾用名杨某、王某)。2015年10月8日,杨某某、王某虎作为承诺人签署《承诺书》,内容为“王某虎承诺将名下所有合肥北城世纪房子归杨某名下,在一个月时间给孩子100万元抚养费。杨某某承诺儿子杨某改姓为王某”。

2016年9月,王某以抚养费纠纷为由起诉王某虎,要求王某虎依照《承诺书》给付抚养费100万元。2016年10月27日,北京市通州区人民法院作出(2016)京0112民初号民事判决书,判决:“一、被告王某虎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三十日内一次性给付原告王某抚养费100万元及违约金(以100万元为基数,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计算,从2015年11月8日起计算至实际给付之日止);二、驳回原告王某其他诉讼请求。”判决作出后,王某虎不服提出上诉。2017年11月29日,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出具(2017)京03民终271号民事裁定书,认定“王某系基于《承诺书》向王某虎索要抚养费一百万元。而案外人张某某在本案一审审理结束后就涉案《承诺书》另案提起确认合同无效之诉,现该案尚未审结,该《承诺书》效力的事实有待进一步查明,一审判决认定基本事实不清”,将该案发回重审。

王某虎于2017年12月6日在法院以变更抚养权纠纷为由提起诉讼,该案正在审理中。

一审庭审中,张某某提交王某虎名下银行账户交易明细及签购单,欲证明王某虎利用夫妻共同财产支付购房款。杨某某提交商品房认购备案确认单、还款计划书、银行账户交易明细、签购单,欲证明其支付购房款情况。

一审庭审中,杨某某提交中国光大银行合肥分行存档的2016年9月1日杨某某、王某虎签字的《单身声明》,欲证明王某虎称其已离婚,其为非过错方。一审庭审中,王某虎提交江西省安义县人民法院执行通知书、(2017)京0105民初2812号民事判决书,欲证明其对于抚养费无履行能力。

3、一审法院认为

夫或妻非因日常生活需要对夫妻共同财产做重要处理决定,夫妻双方应当平等协商,取得一致意见。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夫妻一方未经另一方许可将大额共同财物赠与第三人的,另一方可主张请求确认该赠与行为无效,返还财物,除非受赠人有理由相信赠与行为为夫妻双方共同意思表示。本案中,虽然杨某某、王某虎对于购买涉案八套房屋时各自的出资金额各持一词,但可以确认涉案八套房屋系二人共同出资购买。杨某某虽主张王某虎称其已离婚,但依据其提交的《单身声明》,法院难以据此认定其为非过错方;首先,王某出生于2015年3月16日,远远早于声明之日;其次,该声明为单方书写制作,未经权力机关确认。王某虎支付的购房款应属于其与张某某的夫妻共同财产,其无权单独处分,故其赠与行为无效。关于抚养费的承诺,亦属对夫妻共同财产的大额处分行为,应属无效。但值得注意的是,非婚生子女享有与婚生子女同等的权利,不直接抚养的非婚生子女的生父或生母应当负担子女的生活费和教育费直至子女能独立生活为止,王某可就抚养费事宜另行主张。

一审判决:

4、二审法院认为:

另需指出,因涉案《承诺书》在内容上涉及了王某虎名下房产的处理,且现金部分数额明显过大,已实质侵犯了张某某与王某虎的夫妻共同财产权,故本院无法认定《承诺书》中对涉及财产的处理属于王某虎支付抚养费的合理支出。因本案案由所限,各方当事人如对涉及王某的抚养问题存在其他争议,相关当事人可另行协商或通过诉讼加以解决。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达到当天最大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