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女主播讨薪记 | 案例


05: 21: 07法律阅读图书馆

中央电视台今天的声明(微信号:cctvjrsf)

7ab09ffedb1ec9bc6a31a13e5043c9f8.jpeg

随着直播平台的兴起,新兴的网络锚点专业应运而生。主播在平台上进行即时演绎,展示他们吸引粉丝的才能或技巧。除了高收益的支持,球迷的支持可以使主力更加出名并成为网络红色锚。许多船主在“包装”公司的帮助下为自己赢得了名声。

那么,锚和这些公司之间的劳资关系,合作或其他关系是什么?随着这个行业的日益普及,如何规范和保护锚的管理及其收益?

加入直播平台作为主播

很高兴赚取高收入

小月是一名即将毕业的年轻大学生。她看起来很甜,可以跳舞。她年轻而活泼,很快被上海一家影视文化公司“同步”,并开始网络直播并签名《公会播主直播协议》。签订合同后,公司对小月进行了歌唱表演,入门礼仪等现场直播培训。不久,小月在一个直播平台上完成了注册,开始了主播工作。

43068491f1d3e05e9f5322940b77a761.jpeg

此作业没有固定的时间限制,只需要每日直播的总持续时间。直播的开始时间可以自行调整,直播内容主要由歌唱和与粉丝互动组成。喜欢追逐潮流的小月很快适应并喜欢这个相对自由而又新鲜的主力工作。不久之后,小月在直播平台上的粉丝数量已经突破,而直播收入也越来越丰富。根据协议,小月的实际月薪可以达到1万多元。

没有及时得到报酬

女主播打击奖励

直播超过半年。截至2017年12月,小月在直播平台上的收入已达到4.5万元,影视文化公司终于给了小月的报酬,并计算了不到一千元的金额。到2018年1月,正常的小月生活没有得到一分钱。她问电影和电视文化公司并没有收到回复。艰苦的直播并没有得到应有的奖励,这极大地消除了小月工作的热情。恰逢2018年2月的春节假期,小月只玩了7天。两个多月以来,我没有获得奖励。直到2018年3月,小月才完全“罢工”,不再活着。

69389d09b74c4c4b6be72672eb024534.jpeg

鉴于影视文化公司尚未支付任何薪酬迹象,小月将公司告上法庭,并要求他支付2017年12月至2018年3月期间的实时工资差额。一审法院认为[0x9A8B ]由双方签署,明确规定了小月每月出勤的天数和时间,并同意不遵守出勤要求的后果。直播平台详细记录了小月四天内的直播日和每日直播时间。一审法院根据实际出勤情况和协议中扣除工资的具体计算方法,裁定影视文化公司以小悦为由,在2017年12月至2018年2月期间支付工资差额3万元。劳务合同纠纷。由于小月没有在2018年3月现场直播,因此不支持本月的工资建议。

双方的非劳资关系

影视公司应根据协议支付劳动报酬的差额

影视文化公司认为,未与小月建立劳动关系,而是建立合作关系,代理关系等,应当撤销原判,并向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

268531a81eaee9c8f7a5129a782a1310.jpeg

对于双方的关系,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审查后认为:

根据双方的协议,直播公会实际上是直播平台和网络锚点之间存在的机构。影视文化公司在功能方面相当于经纪公司;

在履行合同时,小月的直播时间是自由安排的,法院很难确定公司是否对劳务供给过程行使了管理权;

根据小月提供的工资表中列出的内容,可以看出公司的发票税点和公司的营销收入必须从小月的薪酬中扣除。这显然不同于雇主在劳资关系中的责任。

有鉴于此,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认为,双方确实不是劳动合同关系,而且它不是一个着名的合同关系。因此,该案件被确定为其他合同纠纷。小月所要求的工资差异实际上就是劳动报酬的差异。影视文化公司是否应该支付差额,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是根据双方签署的《公会播主直播协议》,影视文化公司应支付3万元的差额。 2017年12月至2018年2月,初审法院这部分事实被认为是正确的并且可以维持。

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e7d5b9a34e2f4d66958bc89730379dc4.gif

法官的陈述

cc5549a18b461935104037992e795fa4.jpeg

案件的主审顾慧萍指出,“劳动关系”是指当事人通过劳动者提供劳动和雇主支付赔偿的协议形成的经济和个人权利和义务。劳动关系的建立要求双方存在劳动关系,权利和义务的实际履行符合劳动关系的特点。个人不接受单位管理,约束和控制,并且凭借自己的技能,设施和知识承担操作风险。他们不需要遵循单位的相关工作指示。如果他们没有与该单位有联系,则不应认为他们在双方之间存在劳动关系。

(参与文章的人的姓名是假名)

文:姚伟华

上海第一法院

图片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