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党之变是长平之战的导火索,赵国接受上党难道真的错了吗?


  秦国在商鞅变法后国力大幅提升在当时从国力上能于秦国正面抗衡的只有赵齐楚三国,而秦赵两国中间就是韩国上党地区这对秦赵两国是缓冲区 当时秦国攻韩国野王意图很明显相信山东列国都不是傻子会看不出这点,也就是说秦国就是要逼韩国割让上党对赵国用兵,赵国接不接收上党都会和秦国开战,有人说赵国接受上党是战略失误其实是错误的,秦赵长平大战赵败在综合国力上并非战略上的失误。就如同近代抗美援朝战争一个性质不是你躲就能躲掉的。

  

  张仪说,“上党为天下脊”,“以太行一山,千里片石,绵延,直溯云代,恒自西北,缭界东南,河流因之逶迤,盖中原门限也。” 长治是上党郡的核心区,位于山西省东南部,东倚太行山,西屏太岳山,北有五云山和八松岭。因其地势险要,历来为兵家必争之地,素有“得上党可望得中原”之说。

  

  所以,从秦国的战略意图上来讲,上党无论投靠不投靠赵国,秦国也要占领它。

  不过,在处理上党归诚的问题上,确实暴露了赵孝成王在重大事件上判断不够清晰、操作不够稳妥的政治能力缺陷。另外,平原君赵胜在建言赵王接受上党这件事上,也体现出了他未睹大体、刚愎自用的性格特点。

件不足以强大的时候,多方面考虑还是必要的,一味的刚强而忽视能力的脆弱是莽汉之勇而非智者!

  

达到当天最大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