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小叔子啃老,害得她生活不安宁,婆婆态度更是让她怒提离婚


cdd9198d-0ea0-48d0-b160-0d6813d509b6

1

马伶俐和丈夫姚远正参加儿子的学前班毕业典礼,姚远低声接了个电话,神色变得很是焦躁,对着马伶俐耳语了一句,“我弟割腕自杀,正在医院抢救!我们先撤吧。”

儿子班级的舞蹈是压轴节目,马伶俐早上七点等到中午这个点,待会孩子要照大合影,在幼儿园最后一次参与集体用餐,然后感恩老师相互道别,代表结束幼儿期,很有仪式感的场面,她不想错过。

马伶俐明白丈夫想叫她一起去医院处理,人命关天的大事,马伶俐把车钥匙塞给姚远,“你先去看姚毅伤得严重不,等我拍完儿子跳舞的视频,打车赶过去。”

“这……不好吧?”

“爸妈不是跟去了,我又不是医生去了能帮什么忙?儿子盼了这么久的毕业典礼,我们不能失信。这边有我你放心,那边有你我也放心。”

姚远还想再说点什么,婆婆的催命电话又来了,嘈杂的环境不得不把手机开免提,那边哭嚎着,“远儿,你得带卡来,我和你爸走得急只带了手机……呜呜..……”

姚远握住话筒口,一手迅速切换下免提,瞟了马伶俐一眼,转身忙不迭地点头,“妈,你别哭,你安慰爸别慌他有冠心病,我马上到,钱我带着的。”

马伶俐知道平日里老公避着她给公婆塞钱,心里跟明镜似的。她不屑像别的女人一般斤斤计较,家里经济还算宽裕,只要姚远心里有这个小家的位置,不要太过份,在不影响自己和儿子生活质量的前提下,他愿意当他的孝子、当他的孺子牛大哥,一切随他去。

只是那个不成器的小叔子姚毅着实让家人伤透了脑筋,时不时整点幺娥子,距离上次咋咋呼呼说要绝食才一个把月不到吧。

每次吓得旁人惊慌失措,然后事情缓过后,再把他当祖宗一样供着。马伶俐嘴上不说出来,觉得他就是装的,不想劳动,放任成啃老族。

三天前,马伶俐去顾客家拜访,顺路从公婆门口过,还看到他悠闲地坐在巷口搓麻将,不知道这次又受的什么致命打击,要寻短见。

对于是否有性命之忧,马伶俐抱否定态度,公公婆婆习惯性小事往大的整,弄得可怜兮兮好引起周围的关注。心软到没有原则的姚远,什么事情都爱出头,马伶俐有时实在忍不住了也抱怨几句:你不看看自己的实力,况且你爸妈才五十出头,不是七老八十。你弟是他们的种,不是你亲生的!

马伶俐收回思绪,看着儿子站在舞台中央报幕,口齿清晰、声音嘹亮,完全不怯场报完幕大步跑回队伍,整齐灵活的舞蹈动作,骄傲感爆棚,儿子也看到了舞台下的妈妈,咧开嘴角开心地笑。

马伶俐迎接从舞台后面出来的儿子,竖起大拇指,“儿子,你真棒。”儿子给她回了个甜甜的吻。

正想着要不要赶去医院,姚远打电话过来,“你别着急,等活动结束再来,姚毅他没大事,受了点皮外伤正在观察。”

挂了电话,马伶俐鄙视地哼了下,果然不出所料,又是一次雷声大雨点小的作秀,真不知道融入这个复杂的家庭,是幸运还是不幸。

2

推开病房的门,马伶俐看到小叔子手上裹着一层白纱布,滴着吊瓶。

公公婆婆低垂着眉眼,像是事先商量好的,马伶俐一出现,他们开始{着熬红的眼睛哭惨,“哎哟喂,等我们不在人世了,他这个样子该怎么办呀,娶不了老婆,没有孩子,谁会给他养老哇。”

姚远给她塞纸巾,“妈,看你说的,不是还有我们吗?我们不会放任弟弟不管的。”

“你也有自己的家,这事不该你一人说了算,是我命苦啊,我毅儿跟着我受苦,他一天三餐都不知道吃的人,我真怕他将来会饿死啊。”

马伶俐想笑,什么三餐不会吃的人,搓麻将的时候知道喝红牛嚼槟榔,三餐不会吃?我信你个鬼!父母健在,从来只有父母养儿,哪有成家的大哥养一辈子小弟的。

姚远给她使唤眼色,大意想让她安慰婆婆,她直接把视线转开,这种诉苦她又不是一次两次听到,婆婆只要逮到他们夫妻在的场合,就要大肆哭诉一番。

看本篇故事精彩大结局,请点击下方↓↓↓【下一章】

达到当天最大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