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售子公司是否“明股实债”?科陆电子资金紧张卖资产仍难扭亏


?

不断出售资产并没有改善深圳科鲁电子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科鲁电子,SZ)的业绩。

10月14日晚,科鲁电子发布了对2019年前三季度的预测。预计2019年前三季度的净亏损将在1.8亿元至2亿元之间。

由于业绩下降的原因,科鲁电子解释说,由于流动性紧张,该公司的生产和经营状况未达到预期,产品交付延迟,营业收入规模下降。随着非核心资产和业务的剥离,公司的财务状况将大大缓解。

《投资时报》研究人员已经注意到,实际上,所谓的“非核心资产和业务剥离”与最近频繁出售资产相对应。不久前,科路电子仍在出售另一项资产33,354,以出售其全资子公司深圳汽车和电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汽车电网)。

对此,深圳证券交易所表示高度关注,并向公司发出询价信,要求公司解释出售股票的必要性和合理性,并指出是否存在“流动债务”。

不停地出售资产

数据显示,科鲁电子于2007年3月在深圳证券交易所上市。该公司主要从事智能电网,储能,综合能源管理,房地产和金融业务,涉及新能源,电动汽车生态系统,能源智能。服务和情报。电网,智能产业,智能城市,能源金融等服务。

上市以来,科鲁电子业绩基本稳定,2018年首次出现亏损。根据财务报告,公司2018年实现收入37.91亿元,同比下降13.36%;母公司实现净利润亏损12.2亿元,同比下降411.19%。

Kelu Electronics表示,2018年的巨额亏损归因于外部融资环境的紧张以及金融市场资本成本的大幅增加。此外,由于行业环境和产品结构调整等因素,公司的资金周转困难,市场对产品交付产生不利影响。

也是在2018年,Kelu Electronics开始频繁处理资产。当年,公司先后出售了宁夏旭宁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Zhu子县鹿阳新能源有限公司,格尔木变压器新能源有限公司,哈密金城新能源有限公司,元和发电有限公司哈密100%股权

自2019年以来,Kelu Electronics出售资产的行为一直在继续。一亿股格尔木变压器已以6633.55万元的价格转让给神能北方能源;上海凯恩58.07%的股份为6.48亿。人民币的价格转让给恒大新能源;润丰格尔木电力以3911.3万元转让给京能清洁能源; 100年金海的100%股权以1元的价格转让给了丰至泉。

尽管在2019年上半年,公司先后转让了11家子公司的股权,并通过出售子公司获得了1.7亿元的净现金,但这并未为科鲁电子的业绩带来转机。在2019年半年报中,科鲁电子实现营业收入15.16亿元,同比下降23.09%;净利润亏损7792.8万元,比上年同期下降219.97%。

除出售资产外,克卢电子还通过改变募集资金的使用来补充流动性。

今年5月,科鲁电子终止了“ 110MW地面光伏发电项目”的实施,并从该项目中永久筹集了3.32亿元人民币的流动资金。 6月,科陆电子终止了三个筹款项目,分别是“智能储能,微电网,有源配电网产业化项目”,“新能源汽车和充电网络建设与运营项目”以及“智能能源系统平台项目”。上述募集资金投资项目剩余的募集资金总额为10.73亿元,用于补充流动资金。

科鲁电子过去一年的股价走势

数据源:风

资金仍然压力很大

在2019年下半年,科陆电子仍在准备“将资产出售至年底”。 9月27日,该公司披露,拟以1.47亿元的价格转让全资子公司的汽车电网49%的股权。

有趣的是,科鲁电子在出售资产时声称要剥离非核心业务,以加速资产变现并返还资金。对于汽车电网的销售,科鲁电子表示,需要利用外部力量来促进充电运营业务的发展,并向具有强大资源整合能力的股东介绍。

关于股权转让,深交所要求公司充分说明转让有利润的子公司股权的必要性,股权转让及关联交易的必要性和合理性。为了满足此次交易的目的,即“引进具有强大资源整合能力的股东”,询价信还要求进一步披露具体计划,措施,总体安排和相关股东的作用。

同时,针对保证“甲方的利润转移”和“回购价格”等条款,询价函还要求进一步说明交易的性质是否涉及“实名”债券”。

据分析人士称,科鲁电子的一系列业务反映了公司财务紧张的实质。

2019年半年度报告显示,克鲁电子的短期借款从去年底的28.45亿元增加到37.56亿元,增加了9.11亿元。除了Kelu Electronics在公告中承认的财务紧张外,实际上,控制器的某些操作还让市场闻到了不好的气氛。

目前,克卢电子房地产经理饶鲁华的股票已基本“清算并抵押”。数据显示,饶鲁华持有公司3.42亿股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24.26%,其中质押3.39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99.09%,占公司总股本的24.04%。公司的总股本。

很大一部分股权质押,公司业绩损失,是饶鲁华的实际控制人和董事长,但在上半年陷入了“重婚”丑闻。

据公开报道,已婚的饶鲁华于2015年8月在加拿大出差时遇到了李佩佩,并于2016年4月在拉斯维加斯与后者结婚。后来,由于饶鲁华隐瞒了自己的婚姻,两者之间的关系闯入了司法程序。饶鲁华和李培培也成立了公司。饶鲁华投资了1760万加元(约合9000万元人民币),投资无法收回。

行业分析师认为,出售资产可能是紧缩资本状况的捷径,但这不是一条长期道路。三季度报告显示,科鲁电子很可能会再损失2亿元人民币,少数“房屋”可以卖几个小时。

(编辑:赵金波)

北大汇丰商学院2020MBA提前面试安排公布